关于我们

质量为本、客户为根、勇于拼搏、务实创新

< 返回新闻公共列表

阿里副总裁刘松:是云定义一切的时候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3:26:01

Douglas在2015年放弃了Oracle(甲骨文)软件实施顾问工作,这是一家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公司。这一年,O2O从火热到遇冷,兼并收购四起,2C市场趋于饱和。越来越多创业者将目标转向2B服务,大小SaaS公司如雨后春笋,中小企业信息化正式启程。

image.png

而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时代,PC终端渗透率不再是企业信息化的障碍。“当时隐约感到,以后企业可能不需要特别重的服务单元来做实施,未来的趋势是SaaS。”Douglas对时代财经回忆起当时的决定,对于IT行业的趋势预判直接影响了他的职业规划。

2015年被媒体称作中国SaaS元年,背后是底层基础设施的完善。彼时美国IT市场领先中国十年以上,得益于Amazon、Rackspace等IaaS服务的成熟,SaaS行业水涨船高,最终成就了Salesforce这一10年40倍牛股的行业神话。

相比之下,国内云计算发展长期滞后,直至2012年在政府政策助推下,亚马逊、微软、IBM云服务才相继在国内落地,以阿里云为代表的国内云计算厂商也逐步迈入正轨。

2012年可以看做中国云计算发展的拐点,阿里云既是红利的推动者,也是最大的受益者。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松于1月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,“当时一大波APP蓬勃发展,他们可以自建机房,也可以上云,大多数超级APP都选择了阿里云。”

刘松于2014年加入阿里云,是阿里巴巴云计算与大数据生态体系的主要推动者。在这之前,他分别在甲骨文、IBM等公司担任高级技术管理与战略发展职位。

2012年,Oracle以一体机的方式试水云计算。在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松看来,这依然是典型的数据库思维,他将云计算比作“广场”,将一体机比作“后院”,而中小企业80%的需求是对外的需求。

“2012年我离开Oracle时,被看做一个另类。”刘松表示,“到今天为止,IBM、Oracle这些公司依然没有把互联网当回事。”

在工程师高速流动的硅谷,IBM、Oracle变得很少被提及。“他们早就招不到好的工程师。斯坦福毕业的年轻人不会去传统的IT公司,软件和算法的创新都集中在互联网公司和云计算公司。”刘松说,“留在Oracle工作的都是等退休的人。”

作为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,Oracle于2019年裁撤了1600人的中国区研发中心,类似调整波及全球,包括美国、印度地区都有裁员消息。迟滞的业务增长和微不足道的云计算份额,使得云计算研发人员进入首批裁员名单。

在刘松看来,整个世界范围内,从技术到运维到运营,以及IoT等技术体系和芯片的设计逻辑,能够以宏观角度看待云计算的公司不超过3个,而阿里云是其中之一。

如今,中国SaasS行业经过五年的探索,领先厂商开始向垂直领域深耕,扮演行业解决方案商的角色,厂商间的投资并购也更加频繁,领先厂商将业务向后端延伸,开始搭建PaaS平台。

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,Douglas只猜对了一半。企业软件的确不再需要大规模本地部署和调整,但咨询顾问的角色依然具有生命力。“SaaS是离业务越近,越需要个性化,个性化需要很重的服务团队,这些服务人员离业务更近,以确保企业能把SaaS用好。”

中国企业信息化投入与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依然极不平衡。根据36氪《2019年中国企业级SaaS行业研究报告》,2018年中国GDP占全球的比例达到15.8%,但中国企业的IT支出占比仅为3.7%,软件SaaS化是大势所趋。

早在2015年,刘松就判断云计算是超级的IT规模经济,它会在IaaS层逐步收拢,而在垂直的SaaS领域,会拥有空前巨大的创新空间,“能把云用好的,比做云的更聪明”,如今他依然持有这种判断。

而过去两年中,云计算厂商不仅持续深入业务场景,还在产业链条中向上延伸,定制数据中心、定制服务器、定制芯片,用刘松的话来说,“现在是云定义一切的时候”。

在1月7日与时代财经等媒体的交流中,刘松回顾了云计算从“草根”,到APP、移动互联网时代,再到大型政企时代的历程,重新解释了阿里云智能业务升级后的业务逻辑,也解答了媒体对于行业竞争的疑惑。

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松(持话筒)介绍云计算相关情况。来源:时代财经

以下为时代财经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:“现在是云定义一切的时候”

问:怎样理解云智能向下定义芯片?

刘松:云计算厂商规模已经达到上百万台,需要考虑整个机房的经济性,一方面是机房的效率;另一方面是计算架构。我们现在意识到云计算场景中,再以服务器为单元,就会出现瓶颈。

例如神龙服务器,是把硬件的极致能力和云计算的虚拟化能力二合一,变成比原来物理机性能更强更灵活的状态。现在所有厂商不仅自研光纤交换机,还要自研服务器组合设计,包括下一代的云计算中心都是用新的架构,尽量把CPU、存储、带宽都放在一起。

现在由于云、人工智能场景已经变成了前瞻性技术需求,它会反过来要求数据中心这么做,所以现在是云定义数据中心,再向下定义硬件。超级场景可能是双11、城市大脑,可能是工业互联网,未来会是软件、算法向下定义芯片、硬件、机房,现在是云定义一切的时候。

问:甲骨文曾经表示云计算会让中小企业数据碎片化,而用数据库的方式更好,您怎么看?

刘松:2012年,Oracle推出一体机作为对云计算这一趋势的回应。而买一体机做云正是典型的数据库思维。

中小企业用云计算真正的意义是让上下游企业交互更容易。因为任何一个中小企业,80%能力是对外。所以“上云”本质上是上“广场”,而用数据库是回到自己的“后院”,是完全不同的思路。

为什么传统IOE厂商与互联网公司做云本质技术上就有很大差别?以前互联网只有几十万台机器,底层以分布式结构为主,强调以数据为中心的商业驱动模式。而传统的IT厂商到今天为止,无论是IBM还是Oracle,都没有把互联网当回事。IT技术的人和DT技术的看技术,有本质的差别,是思维范式的差别。

2012年的时候,我在Oracle是一个另类,我说Oracle做的事已经落后于时代。我离开时跟老板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是,如果我现在不去一个云计算的公司,说明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。“云计算市场大小,与IT市场无关”

问:和亚马逊、谷歌以及微软等海外厂商比,阿里云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?

刘松:美国几个公司有一个很大的优势,它们在全球布局的时候要比我们容易得多。全球的云市场,中国占比大概不到10%。我们虽然是全球第三名,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市场足够大。

美国和中国是全球唯二两个数字经济的超级国家,也孕育了两个最大的云计算市场。云计算市场本身的大小,并不与IT市场多大有关。与日本、德国相比,中国IT市场绝对没有这么大,但由于中国互联网、数字经济发展和美国一致,所以今天全中国买的服务器里面,硬件中有超过40%是互联网需求。

从产品服务能力和产品丰富度上来看,阿里仅次于亚马逊,高于微软和谷歌,谷歌公司虽然技术很强,但是2B和2G业务也不强。我们在技术上跟亚马逊同代,但略有滞后。

优势方面,我们的产品丰富度、解决方案,跟亚马逊比,有点像“黑五”和天猫的区别。中国做解决方案、产品细腻度更高,而亚马逊比较“高冷”,只为技术人服务。阿里要考虑商业客户、数字转型客户的需求,所以我们的模式很容易复制到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。

我认为云也有一定的文化和体制敏感性,如果阿里云是一家美国公司,我们现在的市场可能要多3-4倍。

问:如果与中国市场的华为、腾讯等其他公司比呢?

刘松:阿里有三个独特优势:一是技术加持,从飞天自研核心技术、“一朵云”到现在的达摩院,底座非常稳,而国内很多其他的云计算公司用的是开源技术;第二是大规模运维能力,阿里做云比较早,它的运维体系已经空前成熟;还有大规模运营能力,传统IT公司很难掌握,你到阿里云官网上很容易买到一个产品,配置好了,就能够用,就像一个大的淘宝天猫平台,这需要多年积累。

大规模运维和大规模运营是硬件厂商来转身做云计算的两大瓶颈。一些公司原来只卖硬件,自己没有运维过一个像阿里这样庞大的电商经济体,怎么会有大规模的运维能力。

长远来看,能做好云计算一定要有整体互联网思维,有平台化运营能力,还要不断做持续的研发。当然,我们现在还有难题,就是对于垂直行业的理解,这也是数字化转型中政府和企业的问题。混合云是“冰水混合物”

问:中小企业市场更需要什么样的解决方案?通用还是定制化?

刘松:我们是80%通用性需求,加上20%的定制。从复杂度来看,应用越复杂,定制的程度越高。

我们把定制化的东西,尽量交给服务合作伙伴。例如工业互联网领域我们搭了一个平台,但我们并不了解纺织、消费电子行业,往往有一百人左右小团队在云端服务几百家企业,这是一个典型的场景。

SaaS化后,原来他们装服务器要半年时间,现在在云端只要几天。定制能力在云端配置后,可以突破物理和时间边界,因为在云端服务几百家智能工厂时,只需要拉跟线上来,就可以24小时远程服务上百家企业,实现IT线上化。

问:市场上有观点认为,AI独角兽会不断挤压市场空间,从PaaS层分走一部分AI能力。您怎么看?

刘松:这里面有两个关键要素:一是AI技术的本质,二是规模。AI本身作为一种技术,不能独立存在,必须依托云服务或与硬件叠加,才拥有大规模变现能力,所以AI独角兽永远不可能成为千亿市值公司。

我们现在缺的是把AI用好的ISV(独立软件开发商)。如果一个AI独角兽不仅有算法,在某一个垂直领域也有专精,并且有应用场景,就有可能长大。云智能和AI做云服务密不可分。例如商汤就是阿里很重要的合作伙伴。如果你只有算法,没有云计算平台的能力,怎么处理大规模人工智能场景?

问:很多人说混合云是未来的发展趋势,但您还是倾向于做通用性技术?

刘松:混合云可以说是未来十年长期的混合状态。因为大的银行、航空公司过去二三十年大的机房还在,还有大量IBM、Oracle的机器,大量ERP系统,例如登记系统,中国的空管系统也还停留在80年代。

混合云其实是大规模公有云的互联网化服务,在和IT世界打通过程中长期并存的“冰水混合物”状态,所以它不能算一个趋势。我觉得混合云,10年、15年、20年都将长期存在,例如你要考虑工厂的安全性,以及金融行业专门的合规要求。

混合云的确是常态,但这个常态是在新兴世界和原有世界之间架设桥梁的混合状态。

问:阿里云瞄准什么样的新世界?

刘松:我们自己也提供混合云的解决方案。我们不反对混合云,我们必须跟现有世界有长期稳定、相融的连接。


/template/Home/twy/PC/Static